“石油城”茫崖的逆袭最年轻城市的绿色发展之路

时间:2019-09-11 17:08 点击:

  70年披荆斩棘,70年风雨兼程。今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将迎来70周年华诞。在中国带领下,全国人民锐意进取、自强不息,一路砥砺前行,取得了举世瞩目的建设成就,中国社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在中国的每一寸土地上,70年的岁月都留下了动人的历史印记,每座城都有着属于自己的故事。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人民网策划推出“跨越70年中国的故事”系列报道,记者通过视频、图片、文字记录下各地70年间的发展变化,以小见大,展现国家蒸蒸日上的幸福生活图景,在生动的历史变迁中感受新中国奋进的磅礴力量。

  青海境之西,昆仑山之侧,柴达木盆地中,戈壁绿洲内这里,坐落着中国目前最年轻的城市,它就是青海的西大门茫崖市,蒙古语称之为“额头”。

  抬头仰望,那矗立在英雄岭上的一座座“磕头机”(开采石油的抽油机),咿呀诉说着新中国成立之初“石油城”的辉煌与荣耀;

  侧耳倾听,那穿梭在树林间的一只只喜鹊,欢愉歌唱着大漠戈壁上“新绿洲”的建设与美好;

  起身飞跃,那翱翔在翡翠湖上空的一架架无人机,清晰记录着这块柴达木宝地的神奇与魅力。

  壮丽70载,这里正年轻。2018年2月22日,经国务院批准,推力和运载能力仅次于因苏联解体。青海省茫崖行政委员会和冷湖行政委员会合并组建成茫崖市。

  走过峥嵘岁月的茫崖市,如今正整装再发,向着戈壁绿洲现代化新城的蓝图,踏上新的发展征程。

  “南昆仑、北祁连,山下瀚海八百里,八百里瀚海无人烟。”这句话是对柴达木盆地最真实的写照。

  从茫崖市花土沟镇驱车一路向北,在瀚海戈壁中穿行3个多小时,位于冷湖镇东南方向20公里外的戈壁上,有一片上世纪60年代留下的油田遗迹。在这块如同月球表面一般荒凉的土地上,那一片片已经被风化的残垣,还有那伫立在地中四井上废弃的“磕头机”,仿佛都在讲述着当年万名石油人大会战的奋斗故事:

  1954年,第一批地质人骑着骆驼走进柴达木盆地,声声驼铃唤醒了这片沉睡万年的“聚宝之地”。

  1956年9月5日,《人民日报》发表《支援克拉玛依和柴达木油区》的社论后,大批有志青年奔赴柴达木盆地,油田职工队伍迅速发展到近3万人。

  1958年9月13日,冷湖地区地中四井发生井喷,原油连续畅喷三天三夜,日喷油高达800吨,冷湖油田跃居当时全国四大油田之一,帮助共和国逐渐摘下了“贫油”的帽子。

  随着石油、石棉等矿藏的相继发现,有着“石油城”“石棉都”美誉的茫崖和冷湖,成为这片戈壁上“梦开始的地方”。

  时隔60多年,如今,在茫崖市花土沟镇西北处的英雄岭上,每当东方的旭日缓缓升起,那一台台纵横于沟壑之间的抽油机,在阳光的映射下越发显得挺拔而坚毅,一俯一仰,续写着昔日“石油城”的辉煌。

  山沟沟中,身着红色工装的青海油田采油三厂工人阮仕龙正在和同事检查油井情况。作为“油二代”,他毅然放弃了北京公务员的安逸生活,再次回到这个养育了他的西部小镇,投身到了老一辈人奉献青春的“战场”。

  “我父亲那一代石油人,工作条件非常艰苦,休息都是在地窝子里,当时没有路,所有的设备和建材只能人工扛到海拔两三千米的山上。所以有句话说,那边的山,谁爬上去谁就是英雄,这就是英雄岭的来历。”阮仕龙说,60多年来,英雄岭始终是青海油田勘探开发的主战场,油一代、油二代、油三代一代一代青海石油人在这里寻找石油、奉献石油。

  自力更生,艰苦创业;吃苦耐劳,敢闯敢干。就这样,几代人经过不懈努力,在“天上无飞鸟,遍地不长草,风吹石头跑,氧气吸不饱”的戈壁上筑起了他们的梦想,将工业打造成了茫崖发展的脊梁。

  石油建城,产业兴城。站在新的发展时期,新茫崖依托资源优势,继续在“乌金”“盐湖”“绿能”上做着大文章:以发展石油、天然气、盐湖等传统产业为基础,以清洁能源、有色金属等新兴产业为重点,依托茫崖冷湖的“一区两园”发展区,着力打造青藏高原石油新城。

  在冷湖镇盐湖化工和有色金属产业园里,百万吨钾肥扩能改造和大浪滩盐湖资源整合等项目,以循环经济发展要求,正全力打造海西西部盐湖化工生产基地;戈壁上,一架架随风而转的风力发电设备,一张张闪烁着银色光亮的光伏“大网”,让“看不见”的能量变成点亮万家灯火的光明,千万千瓦级清洁能源发电基地已经呼之欲出。

  “这片林子还得再浇浇水,注意多施点肥。”正值中午日头高照,呼呼的大风从林间吹过。在茫崖市花土沟镇以东10公里外的东部防护林里,茫崖市自然资源局林业办负责人李翔正带着管护人员查看树苗的养护情况。从2008年至今,李翔和同事们已经在茫崖的戈壁上种下了6000多亩林地,晒得黝黑的皮肤,长满老茧的双手,记录下了这位茫崖林业工作者的执着与坚守。

  “还记得2008年刚来茫崖工作的时候,坐在车上看着一路上满眼的黄沙戈壁,心都凉了,有种立即想走的冲动。”从小在乌兰草原上长大的李翔,道出了很多初到茫崖的人的复杂心情。

  过去,茫崖的石油和石棉矿闻名全国,很多人冲着这里“好挣钱”不远千里来到这里。然而,飞沙走石、满目荒凉的茫崖,也仅仅只是这些逐梦人的短暂停留之地。“这里啥也没有,挣到钱了,谁还愿意留在这里啊。”李翔说。

  留不住人,何谈发展?“别的地方是经济留人,待遇留人,在茫崖,我们首先要做到环境留人。”茫崖市委书记孔祥辉说。逃离不如改造,茫崖人做出了誓向戈壁要绿色的挑战。

  “刚开始在茫崖植树绿化的时候,很多人不理解这里环境这么恶劣,植树投入又那么大,为什么要做呢?在我看来,绿色代表着生命和希望,要给大家提供一个优美的生活工作环境,这是我的责任。”孔祥辉坚定地说。从那时起,茫崖每年拿出地方财政四分之一的资金专门用于环境建设,通过“以封为主,封造结合”的办法,依托国家公益林管护、三北防护林、退耕还林、国家沙化土地封禁保护区补助试点等工程,书写戈壁新面貌。

  “茫崖种树最大的困难就是土地盐碱化程度深、风沙大,种树用水、资金投入等都是其他省份的几十倍。从2008年开始,我们针对怎么去盐碱、选什么树种、如何解决缺水等问题,开始了各种尝试。”回忆起当时植绿的艰辛,李翔至今记忆犹新:“2010年3月底到5月初,沙尘暴整整刮了40多天,沙子打到脸上,跟刀子划过一样疼。沙子把树皮都打没了,134亩的试验林被活生生吹死了40多亩。”

  “在茫崖,种棵树比养孩子还难。”李翔说的可不是俏皮话。为了茫崖的这些树林子,李翔陪伴家人的时间屈指可数,更无暇顾及他远在河南老家的儿子。然而,在这上千亩的树林中,98%的树苗都是李翔一棵一棵地照顾、看管的,用他的话说:“在茫崖做林业工作,痛并快乐着。困难再大,我们也要想各种办法去克服解决。只要看着林子绿了、树木活了,就像看着自己的孩子长大一样欣慰,再辛苦也是值得的。”说着说着,这位黝黑壮汉的眼眶不禁湿润了起来。

  功夫不负有心人。从2008年至2017年末,茫崖市累计造林投入达4亿多元,巨大的投入、用心的改造,换来的是“贵比石油”的戈壁绿洲和全体市民拍手称赞的优美环境。站在高处,极目远眺,2800多亩的防护林像一条绿色的臂弯从东西两面守护着这座城镇的生态;走在城区内,满目郁郁葱葱仿佛置身于南方; 315国道和飞机场两侧筑起的绿色长廊,驱走的是“开车不过花土沟”的恐惧;过去只能窝在家里的茫崖人,也纷纷走出家门,享受着绿色带来的惬意。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茫崖生态定城的脚步“永远在路上”。孔祥辉表示,依托优化城市空间、补足城市建设短板的机遇,茫崖不仅要在市区内规划建设多个生态绿色广场,满足更多市民“享绿”的生活需求,还要通过新建污水处理厂、无害化处理“油泥砂”等固体废物守住生态底线,再造一个更大规模的绿洲,为茫崖市发展保驾护航。

  “未来3年内,我们要在茫崖镇、飞机场、火车站附近加大绿化力度,新增林地1万亩,并形成一个扇形的绿色环岛,守护茫崖市。打造一个小而精、小而美、小而特的生态优良、环境优美的青海西部精品特色城市,是我们追求的目标。”茫崖市市长王建国如是说。

  青海的大美,有“高原蓝宝石”青海湖的碧波荡漾,有三江源头无际草原的绿草如盖;在西部边陲之地,还有美得神奇而令人叹为观止的戈壁奇景。在走遍祖国千山万水的资深摄影爱好者、茫崖市摄影家协会主席卫建民的镜头里,茫崖的美,是那么与众不同。

  “在距离茫崖市30多公里的戈壁滩上,牧民们告诉我有一个被世人遗忘的奇景一口已经喷涌千年的泉水,在戈壁上形成了一个硕大的矿物质泉水湖。航拍镜头里,泉水中矿物质的红色沉积和戈壁的黄色表层形成了鲜明的颜色对比,特别好看。”卫建民激动地向记者展示着他拍摄到的视频,涌动的圆形湖面如同戈壁大地的明眸,守望着岁月的沧桑。因此,卫建民给它起了一个响亮的名字“柴达木之眼”。

  茫崖市文体旅游广电局局长唐拓华与卫建民的观点不谋而合。“这几年,我和很多摄影爱好者走遍了茫崖的角角落落,大家都以为戈壁上除了沙子就是沙子,其实这里独特的自然风貌造就了与众不同的大美风景。”

  从过去的公安局长,到现在的旅游局长,唐拓华为了这次“跨界转型”,不知已经磨破了多少双运动鞋。“发展文化旅游产业,我们首先要摸清茫崖市的旅游家底,柴达木盆地独特的气候和地质条件,孕育出的景观的独特性在别的地方根本看不到。”说起茫崖的美景,唐拓华如数家珍,如同一个得到糖果的孩童一样兴奋。

  在茫崖市以东30多公里的地方,金色的山梁依偎着一汪汪如翡翠镶嵌的巨大盐湖群,蓝天白云倒映其中,美不胜收。“这里就是我们重点打造的翡翠湖,规模和湖水成色在整个柴达木地区都是首屈一指的。”为了更好地开发好这片“宝地”,唐拓华亲自参与翡翠湖的规划建设,先后跑了200多趟,有时候做梦都在规划景区的开发建设。

  “茫崖地区旅游资源非常丰富,不仅有尕斯库勒湖、千佛崖、丹霞地貌英雄岭、俄博梁雅丹群、水上雅丹、宝石滩等自然景观,油田游、盐湖游等工业游也是我们的特色,而且利用中国最像火星的地方这个独特优势,我们打造了中国首个火星模拟基地。”唐拓华激动地说。

  百闻不如一见。夜色降临,青海冷湖火星营地外,一片与世隔绝般寂静,抬头望天,浩瀚星河璀璨夺目。目前,茫崖正加快推进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和紫金山天文台建设的大视场巡天望远镜项目、与国家天文台实施的大型中微子探测阵列实验项目等,将文化旅游与天文科普完美融合,积极打造国内首屈一指的天文科普产业园。

  “依托全省旅游业一圈三线三廊道三板块的发展定位和海西打造全域旅游的东风,茫崖悠久的历史文化、民族文化、产业文化都将与文化旅游产业相互交融,我们正在大力发展集科学、科幻、科普、自然景观为一体的文化旅游产业,这将成为新茫崖的又一发展支柱。”王建国介绍道。

  经过几年的大力推介和宣传,到茫崖旅游的人数从前几年的3万人迅速增加到了40多万人。孔祥辉说:“过去几十年中,茫崖都是以发展工业为主,近年来,我们根据实现绿色发展的要求,以工业+旅游两条腿一起跑的思路,用旅游业带动其他产业协调发展,从而带动老百姓增加收入,聚集人气,为地方经济发展增加新动能。”谈到“十三五”末旅游人数要实现突破200万人次的目标,孔祥辉表示,茫崖对此信心满满。

  壮丽70年,年轻新起航。戈壁之城要建设成什么样子,正在“赶考”的新茫崖又将会交出怎样的答卷?孔祥辉向记者描述着茫崖市的发展蓝图,也向广大茫崖市民作出了庄严承诺:

  “我们将积极贯彻青海省委一优两高战略和海西州委提出的建设新茫崖要求,努力将茫崖市打造成民族团结、繁荣稳定的青藏高原石油化工新城、青海西部戈壁绿洲现代化新城和一带一路重要支点城市,未来的茫崖将以一个崭新的姿态和面貌呈现在世人面前,共和国最年轻的城市,正带着无限朝气款款而来。”